OB欧宝体育,足校改革样本难填学校足球空位

“五一”假期转瞬即过,新学年又到了眼前——很多渴望走入足球世界的孩子,却在假期前发现,国内一南一北两大足校不约而同都涨了价,今年足校的学费,比去年贵了很多:位于广东清远的广州恒大足校,学费由3.5万元提高到5万元;位于山东潍坊的鲁能足校,学费由两万元涨到6万元。原本以为不用在经济上付出很大代价的家长,开始重新审视“足球学校”这一承载着家庭足球梦想的平台。

“挺纠结的,家里意见也不一样,家是离山东近一点儿,离清远太远,不过学校都是全日制学校,家里人如果跟着过去在学校附近租房,是不是对孩子有影响,也是要考虑的问题。如果家里人不跟过去,这么小的孩子,半年半年地扔在学校,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现居北京的寇先生,小时候接受过半专业足球训练,他并不反对7岁的儿子选择“足球学校”的意愿,尽管他帮助孩子做通了家里老人的思想工作,但他还是有些担心,现在的“足球学校”能不能像宣传的那样“重视文化课”,“不管是一年5万元还是6万元,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小时候踢过球,知道踢成职业很难,不反对他踢球是尊重他的爱好,但孩子的前途肯定要慎重考虑,小学踢几年不行的话,转回家普通中学能接上也可以,以后就专心上学了,就怕基础没打好,把孩子给耽误了。”

相比起枯燥的传统足球训练,本报记者在恒大足校校园里,听到了孩子们的朗朗读书声,看到了第二课堂动手的活跃,亲身感受到他们与陌生人交往的坦然,在这所新型足校中,文化课占据了孩子80%的时间。

“新型足校”的想法,让这所成立不到3年的足球学校有了实践空间——在完整的中小学文化教育基础上,增加足球专业培养,即文化教育和足球专业培养并举的学校。

“中国的家长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他们希望把小孩子培养成球星,而不是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人。可是,运动员的职业生涯是很短暂的,如果没有良好的文化知识,积累的财富在退役后很容易挥霍掉。”曾经效力过多支西甲球队的费尔南多,现在是恒大足校训练总监,他与学校的文化课老师配合融洽。

恒大足球学校执行校长刘江南表示,学校致力于培养“有文化底蕴的足球人、有足球特长的文化人。但前者仅占总数的15%左右,大部分人以后还是要回归社会。”踢球人如果丢了学习,就回不到社会。曾经当了10年广州市体育局长,刘江南最强烈的感受就是:中国在培育出一批体育世界冠军的同时,也造就了一大批文盲或半文盲的青少年。

刘江南曾经到西班牙皇马俱乐部考察,他很羡慕西班牙95%的青少年都在踢球,但更佩服西班牙以国家法律的形式规定:孩子在16岁之前,不能脱离文化学习,必须在保证文化学习的基础上进行足球训练。

在刘江南“看管”的这所“新型足校”里,除了140多名不乏教授、特级教师的文化课教师队伍外,西班牙皇家马德里俱乐部还委派了技术总监和20多名世界顶级优秀教练员在此长期任教,他们按照皇马俱乐部标准建立学员选拔、训练、竞赛和考评体系,和他们搭档的还有130多名本土教练。而学生们在保证文化学习的基础上进行足球训练,日常文化课时安排与一般学校无异,晚上还要安排1个半小时的晚自习。

“足球的生涯是很短暂的,但文化知识的储备则会影响人的一辈子。”一位西班牙教练评价说,中国小孩的技术很好,不比西班牙的同龄孩子差。但由于他们过早进行专业训练,荒废了文化课,因此就不能很好地接收并理解教练的指令,自己对比赛的阅读判断能力也差。

费尔南多告诉记者,“在西班牙,6岁至18岁的孩子都可以在俱乐部学习,在此期间并不会影响文化课学习。上午在学校学习,下午上课结束后,到俱乐部学习,与其他的孩子没有任何差别。比赛通常也会放在周末,而不需要魔鬼式的集训。”

一个小故事是,刘江南和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曾经在训练和文化课的时间分配上产生分歧。许家印希望以训练为主,不放寒暑假,每天坚持两练。刘江南在不同的场合说服许家印,要和普通的学校一样,甚至要更加注重文化课的学习。现在,这些孩子每周四练,每次仅90分钟。

有家长质疑,恒大足校一点也不像“足球”学校,刘江南说:“始终让孩子们在足球技能训练方面处于一种饥渴感,让他们觉得练得不够,不过瘾,下一次再到训练场,他们会更全身心地投入。”

和南方人对足球学校的巨大热情和积极态度相比,北方人在足球学校的运作上或许显得“保守”,但在国内站稳脚跟的山东鲁能足校,在今年却迈出了海外战略的第一步。

“鲁能足校和其他足校在定位上就有区别,很多足校都是广招生源,但我们希望鲁能足校走精英路线。我们学校的定义是九年义务教育、中等教育、足球训练相结合的全日制寄宿学校,但我们小学、初中和高中三个阶段,学生总数在400人左右,这是因为我们在招生的时候很挑,挑来的都是教练和专家认为有足球基础和足球天赋的,这就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成材率。”鲁能足校校领导告诉记者,“尽管确定要走足球精英路线,但这几年在文化课的安排上,我们和周边普通的中小学相比一点儿不差,在潍坊地区,我们鲁能足校小学部的教学质量,还排在全区前列。”

山东鲁能足校始建于1999年,当时,全国各地各类足校如雨后春笋般挂牌成立,据中国足协不完全统计,仅足校就有500所左右,俱乐部性质的足球辅导班更不计其数。但足球学校的发展“其兴也勃其亡也忽”,时至今日,仍然维持运营的足球学校,全国只剩下十余家。

“足校现在有一半文化课教师的职称在中级以上,小学阶段我们安排早读,按照教育部门的规定上午有4~5个课时,下午孩子们进行足球训练,晚上6∶30到8∶30还要再上两个小时的课,这样的课程设置,应该可以让孩子们完成基础学业。”鲁能足校领导告诉记者,“我们的执行总教练是巴西人,他儿子今年7岁,要在我们这里找个双语学校上学,我和巴西外教交流时候听他说,中国孩子尤其是小学生‘上课’的时间足够了,反而’‘课外’的活动时间不够,所以,我们才要在小学阶段给孩子留出足够的活动时间。”

学校去年的统计表明,建校十余年,足校入选国字号系列球队的学员78人,此外还有近百名学生征战甲级联赛——本赛季中超联赛出自鲁能足校的学生则为34人——在中国足球人才基础虚有其表的惨状之下,鲁能足校的贡献引人注目。

据记者了解,鲁能足校中学阶段比赛开始增多,学校也开始为学生设计职业路线:以高三适龄学生为例,实力强劲的A组适当放弃文化课学习,几乎以训练和比赛为主,而无望成为职业球员的B组学生继续文化课学习,并借助潍坊中学(当地重点学校)的师资力量参加高考——山东体育学院、浙江大学、北京体育大学等多所高校均有多名鲁能足校毕业生考取,而鲁能足校给出的升学率,甚至超过60%。

“鲁能足校的生命力,确实在于对‘文体并进’和‘体教结合’的坚持,而且我们现在正和新东方谈合作事宜,希望在学校普及双语教育,尤其侧重葡语,这也是为足校的海外战略打好基础。”上个月鲁能集团在巴西收购的体育基地正式进行资产交割,“将足校开到海外”的战略眼见成为现实,足校领导说,“接下来我们会考虑选择葡萄牙作为下一个青训基地,因为葡萄牙联赛没有非欧盟球员名额限制,巴西球员在葡超联赛超过一半,有了基地以后,我们可以送更多的孩子到足球发达国家接受训炼。”

然而,正如广州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所言,“足球学校”始终只是国家足球青训体系的补充部分,是符合现阶段国情的“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办法”,而绝不应该是占据主导地位的首要选择。

“我们来到中国,并不是带来最好的模式或最好的风格,而是带来另一种选择。”恒大足校训练总监费尔南多告诉记者,只有把足球推进到学校和社区中,让孩子们在街道自由踢球,才能看到他们对足球的创造力和理解能力。“如果中国政府对基础足球进行推进,中国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足球强国。”他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无论南美还是欧洲,只要是足球发达国家,足球绝对是民众生活的一部分,孩子们在家里和学校里都能接触足球,校园足球是他们的主战场。”体育社会学家金汕告诉记者,“任何运动都有普及和精英之分,或许有的项目不需要普及,直接靠精英模式就能在奥运会上争金夺银,但足球这个项目的规律不是这样,没有塔基就没有塔尖。”

因此,无论多么重视文化学习,无论是否开拓海外基地,只有“学校足球”成为常态,“足球学校”才有可能登高望远,为中国足球提供顶级人才,而现在“足球学校”的种种探索,也只有当“学校足球”让体育回归教育之后,才能体现出真正的价值。

本报记者 林洁 郭剑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4年05月05日 06 版)

“五一”假期转瞬即过,新学年又到了眼前——很多渴望走入足球世界的孩子,却在假期前发现,国内一南一北两大足校不约而同都涨了价,今年足校的学费,比去年贵了很多:位于广东清远的广州恒大足校,学费由3.5万元提高到5万元;位于山东潍坊的鲁能足校,学费由两万元涨到6万元。原本以为不用在经济上付出很大代价的家长,开始重新审视“足球学校”这一承载着家庭足球梦想的平台。

“挺纠结的,家里意见也不一样,家是离山东近一点儿,离清远太远,不过学校都是全日制学校,家里人如果跟着过去在学校附近租房,是不是对孩子有影响,也是要考虑的问题。如果家里人不跟过去,这么小的孩子,半年半年地扔在学校,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现居北京的寇先生,小时候接受过半专业足球训练,他并不反对7岁的儿子选择“足球学校”的意愿,尽管他帮助孩子做通了家里老人的思想工作,但他还是有些担心,现在的“足球学校”能不能像宣传的那样“重视文化课”,“不管是一年5万元还是6万元,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小时候踢过球,知道踢成职业很难,不反对他踢球是尊重他的爱好,但孩子的前途肯定要慎重考虑,小学踢几年不行的话,转回家普通中学能接上也可以,以后就专心上学了,就怕基础没打好,把孩子给耽误了。”

相比起枯燥的传统足球训练,本报记者在恒大足校校园里,听到了孩子们的朗朗读书声,看到了第二课堂动手的活跃,亲身感受到他们与陌生人交往的坦然,在这所新型足校中,文化课占据了孩子80%的时间。

“新型足校”的想法,让这所成立不到3年的足球学校有了实践空间——在完整的中小学文化教育基础上,增加足球专业培养,即文化教育和足球专业培养并举的学校。

“中国的家长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他们希望把小孩子培养成球星,而不是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人。可是,运动员的职业生涯是很短暂的,如果没有良好的文化知识,积累的财富在退役后很容易挥霍掉。”曾经效力过多支西甲球队的费尔南多,现在是恒大足校训练总监,他与学校的文化课老师配合融洽。

恒大足球学校执行校长刘江南表示,学校致力于培养“有文化底蕴的足球人、有足球特长的文化人。但前者仅占总数的15%左右,大部分人以后还是要回归社会。”踢球人如果丢了学习,就回不到社会。曾经当了10年广州市体育局长,刘江南最强烈的感受就是:中国在培育出一批体育世界冠军的同时,也造就了一大批文盲或半文盲的青少年。

刘江南曾经到西班牙皇马俱乐部考察,他很羡慕西班牙95%的青少年都在踢球,但更佩服西班牙以国家法律的形式规定:孩子在16岁之前,不能脱离文化学习,必须在保证文化学习的基础上进行足球训练。

在刘江南“看管”的这所“新型足校”里,除了140多名不乏教授、特级教师的文化课教师队伍外,西班牙皇家马德里俱乐部还委派了技术总监和20多名世界顶级优秀教练员在此长期任教,他们按照皇马俱乐部标准建立学员选拔、训练、竞赛和考评体系,和他们搭档的还有130多名本土教练。而学生们在保证文化学习的基础上进行足球训练,日常文化课时安排与一般学校无异,晚上还要安排1个半小时的晚自习。

“足球的生涯是很短暂的,但文化知识的储备则会影响人的一辈子。”一位西班牙教练评价说,中国小孩的技术很好,不比西班牙的同龄孩子差。但由于他们过早进行专业训练,荒废了文化课,因此就不能很好地接收并理解教练的指令,自己对比赛的阅读判断能力也差。

费尔南多告诉记者,“在西班牙,6岁至18岁的孩子都可以在俱乐部学习,在此期间并不会影响文化课学习。上午在学校学习,下午上课结束后,到俱乐部学习,与其他的孩子没有任何差别。比赛通常也会放在周末,而不需要魔鬼式的集训。”

一个小故事是,刘江南和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曾经在训练和文化课的时间分配上产生分歧。许家印希望以训练为主,不放寒暑假,每天坚持两练。刘江南在不同的场合说服许家印,要和普通的学校一样,甚至要更加注重文化课的学习。现在,这些孩子每周四练,每次仅90分钟。

有家长质疑,恒大足校一点也不像“足球”学校,刘江南说:“始终让孩子们在足球技能训练方面处于一种饥渴感,让他们觉得练得不够,不过瘾,下一次再到训练场,他们会更全身心地投入。”

和南方人对足球学校的巨大热情和积极态度相比,北方人在足球学校的运作上或许显得“保守”,但在国内站稳脚跟的山东鲁能足校,在今年却迈出了海外战略的第一步。

“鲁能足校和其他足校在定位上就有区别,很多足校都是广招生源,但我们希望鲁能足校走精英路线。我们学校的定义是九年义务教育、中等教育、足球训练相结合的全日制寄宿学校,但我们小学、初中和高中三个阶段,学生总数在400人左右,这是因为我们在招生的时候很挑,挑来的都是教练和专家认为有足球基础和足球天赋的,这就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成材率。”鲁能足校校领导告诉记者,“尽管确定要走足球精英路线,但这几年在文化课的安排上,我们和周边普通的中小学相比一点儿不差,在潍坊地区,我们鲁能足校小学部的教学质量,还排在全区前列。”

山东鲁能足校始建于1999年,当时,全国各地各类足校如雨后春笋般挂牌成立,据中国足协不完全统计,仅足校就有500所左右,俱乐部性质的足球辅导班更不计其数。但足球学校的发展“其兴也勃其亡也忽”,时至今日,仍然维持运营的足球学校,全国只剩下十余家。

“足校现在有一半文化课教师的职称在中级以上,小学阶段我们安排早读,按照教育部门的规定上午有4~5个课时,下午孩子们进行足球训练,晚上6∶30到8∶30还要再上两个小时的课,这样的课程设置,应该可以让孩子们完成基础学业。”鲁能足校领导告诉记者,“我们的执行总教练是巴西人,他儿子今年7岁,要在我们这里找个双语学校上学,我和巴西外教交流时候听他说,中国孩子尤其是小学生‘上课’的时间足够了,反而’‘课外’的活动时间不够,所以,我们才要在小学阶段给孩子留出足够的活动时间。”

学校去年的统计表明,建校十余年,足校入选国字号系列球队的学员78人,此外还有近百名学生征战甲级联赛——本赛季中超联赛出自鲁能足校的学生则为34人——在中国足球人才基础虚有其表的惨状之下,鲁能足校的贡献引人注目。

据记者了解,鲁能足校中学阶段比赛开始增多,学校也开始为学生设计职业路线:以高三适龄学生为例,实力强劲的A组适当放弃文化课学习,几乎以训练和比赛为主,而无望成为职业球员的B组学生继续文化课学习,并借助潍坊中学(当地重点学校)的师资力量参加高考——山东体育学院、浙江大学、北京体育大学等多所高校均有多名鲁能足校毕业生考取,而鲁能足校给出的升学率,甚至超过60%。

“鲁能足校的生命力,确实在于对‘文体并进’和‘体教结合’的坚持,而且我们现在正和新东方谈合作事宜,希望在学校普及双语教育,尤其侧重葡语,这也是为足校的海外战略打好基础。”上个月鲁能集团在巴西收购的体育基地正式进行资产交割,“将足校开到海外”的战略眼见成为现实,足校领导说,“接下来我们会考虑选择葡萄牙作为下一个青训基地,因为葡萄牙联赛没有非欧盟球员名额限制,巴西球员在葡超联赛超过一半,有了基地以后,我们可以送更多的孩子到足球发达国家接受训炼。”

然而,正如广州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所言,“足球学校”始终只是国家足球青训体系的补充部分,是符合现阶段国情的“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办法”,而绝不应该是占据主导地位的首要选择。

“我们来到中国,并不是带来最好的模式或最好的风格,而是带来另一种选择。”恒大足校训练总监费尔南多告诉记者,只有把足球推进到学校和社区中,让孩子们在街道自由踢球,才能看到他们对足球的创造力和理解能力。“如果中国政府对基础足球进行推进,中国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足球强国。”他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无论南美还是欧洲,只要是足球发达国家,足球绝对是民众生活的一部分,孩子们在家里和学校里都能接触足球,校园足球是他们的主战场。”体育社会学家金汕告诉记者,“任何运动都有普及和精英之分,或许有的项目不需要普及,直接靠精英模式就能在奥运会上争金夺银,但足球这个项目的规律不是这样,没有塔基就没有塔尖。”

因此,无论多么重视文化学习,无论是否开拓海外基地,只有“学校足球”成为常态,“足球学校”才有可能登高望远,为中国足球提供顶级人才,而现在“足球学校”的种种探索,也只有当“学校足球”让体育回归教育之后,才能体现出真正的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