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电竞:“北方电竞之都”雄心未泯 世界

7月5日,青岛市委网信办组织开展“风口企业”面对面——聚焦电竞行业活动,大V们通过实地探访,以及与业内人士面对面座谈,深入了解青岛电竞产业发展现状。

iMedia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电竞市场规模呈上升趋势,预计2022年可达1843.3亿元;《2021年电竞行业人才从业现状及发展研究报告》也显示,电竞行业人才缺口明显,行业平均月薪超万元。且从业者偏年轻化,“95后”占比超三成。

相较互联网、数字货币而言,千亿规模预期并不格外显眼。但在这条新兴的赛道上,竞争者可谓摩肩接踵。

深圳,中国最年轻的城市之一,5G基站建设密度全球第一,同样想在“全球电竞之都”上一争高下;

科技,是电竞“吸引力”的充分必要条件;正如电竞产业,不能仅止于激情,同样需要多元、多方位硬核支撑。

“起步的时候,青岛是领先的。” 雷神科技董事长路凯林说起先发优势不无遗憾,“这几年反倒是上海、成都、杭州这些城市,发展迅猛,很重视这个行业。”

山东乃至华东地区首家电竞俱乐部——博速电竞俱乐部在青岛诞生,这种引潮流所向、开风气之先的尝试在北方城市中并不多见;

2006年,全国电竞工作会议在青岛召开,青岛参与起草了国内第一份电竞规范文件;

2014年开始,青岛正式探索竞技化赛事,其承办、举办的大大小小赛事不一而足。可近10余年过去,“瞩目”下的青岛电竞产业似乎仍处在“探索期”。

喊出“全球电竞之都”口号的上海,坐拥一众游戏厂商和电竞俱乐部,无论高价值企业的数量、还是举办高级别电竞赛事的数量,几近占到全国一半;

西安、哈尔滨和苏杭,则是依托城市特色,与当地文旅产业相结合,规避禀赋资源的短板寻求差异化发展;成都,更是已经拥有自主IP的品牌赛事——WEI世界电子竞技邀请赛。

尽管在特定领域——如高性能专业化计算机硬件设备商有雷神等头部领跑,但电竞企业数量仍旧偏少……凡此种种难免让电竞人心生“起大早、赶晚集”的无奈。

“烟台、淄博、济南,现在都在布局,青岛不能再等了。” 路凯林说得直接且紧迫——产业要发展,必须给政策。

青岛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会长米扬认为,青岛的电竞行业值得拥有更有力、有效的政策扶持。

青岛虽然参与起草了国内首个电竞规范文件,却迟迟未出台对电竞产业有利的政策支持,缺少像上海“20条”和成都“24条”等对电竞产业的精准施策。

目前,不仅南方城市对电竞布局大手笔支持,省内的烟台、淄博等城市也已经出台了相关的支持政策。青岛要加快步伐,针对产业发展现状,因地制宜制定相关电竞产业扶持政策,如创立电竞发展基金,对优秀企业进行分级奖励等,为电竞产业发展提供良好的发展动力,坚定企业发展信心。

从技术角度讲,游戏本身是一项门槛很高的产业。科技创新是推动电竞产业进步、吸引玩家入局的首要原因。

目前,青岛在电竞产业的中下游都有所布局,但在上游,原创游戏开发、顶层赛事设计方面缺少关键性企业,技术层面上的突破更无从谈起。但产业空白也是一种机遇和空间,如果青岛能在上游发力,无论是本土企业积极涉足,还是招引较成熟的外部企业,都不失为一条突破路径。

从电竞节牵手啤酒节,电竞馆开进购物中心,到电竞主题购物街区、电竞娱乐主题综合体的逐步落地,青岛“电竞+”商业化发展进程不断加速。

“我们不仅要大力引进国内外头部赛事,还要全力打造本土电竞赛事品牌,通过赛事输出,搭建集成果展示、行业交流等功能于一体的产业平台,充分发挥电竞产业整合特性,通过与传统行业相结合,赋能酒店和餐饮行业打造电竞酒店和网红电竞主题餐厅,创建一个吃、喝、玩、游、购、娱的电竞时尚娱乐环境,从而拉动各个产业发展,助力青岛新经济发展。” 米扬说。

2020年,疫情突袭,在网吧、电竞馆接续入冬时,电竞酒店却迎来了春天。仅2020年一年,青岛就涌现了12家电竞酒店。一年后,这个数字蹿升到68家,其中24家开设了电竞主题房间。

从消费引导的趋向来看,电竞的产业延展性比预想中更强。新消费的崛起,并非一时爱好,它代表着新一代人独特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作为“方式”存在的电竞,必然是一条可以串起硬件、软件、游戏、服务、赛事等多个领域的产业链。而在这条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蕴藏着巨大的成长空间。

专注高性能专业化计算机硬件的青岛雷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21年在青岛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登记,开启上市路;

2021年5月11日,坐落于青岛即墨蓝谷的“国际电竞产业中心”项目发布,将通过建设国际水准电竞馆、设立电竞培训基地、推广电竞科普、举办国际电竞赛事等方式,吸引电竞产业上下游相关企业落户、培育电竞专业人才、打造时尚电竞品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